為什麼來?來了為什麼不說話?
  李嘉誠85歲了。他對長江國際商會執行會長劉萌說,這些年我很少參加商會活動,也沒擔任過商會職務。5月20日,華人首富李嘉誠乘專機飛到武漢,參加長江國際商會成立儀式,出任名譽會長。在武漢8個小時,李嘉誠在公開場合幾乎只說了 “謝謝”兩個字。
  對於高齡李嘉誠武漢匆匆之行,各路媒體紛紛發聲。
  李先生與長江與湖北的緣分非同一般,提前佈局大陸中部市場,要投長江經濟帶;在湖北將有兩三個項目的投資,“具體行業暫時還不方便透露”;此前“撤資內地”的傳言不攻自破,就看他老人家的出手了;“李嘉誠的到來,讓在場的政府官員、企業家由衷歡呼雀躍,紛紛拍照,宛如迎接萬眾矚目的天王巨星”……
  所有的發聲都是猜測、熱切、焦慮,甚至有一點萌。對,所有的發聲都指向錢。偏偏,李嘉誠不提錢,連一個錢毛兒都不提。
  李嘉誠依然那副標誌性的黑方框眼鏡,黑色西裝,藍白相間領帶。李上午抵武漢後,與省領導會面,出席歡迎午宴,下午3時進入會場,與省領導等一道為長江國際商會成立剪彩,3時40分離開會場,5時,在天河機場停機坪停留了8個小時的李嘉誠專機飛離。沒有媒體見面會,沒有公開發言,到會記者被告知,拍照不得進入前三排。甚至在李嘉誠離場後,由他人代讀的成立賀信,也沒見錢毛兒:“四萬五千年,長江流脈依然,守護中華;千湖之省,百湖之市,見證中華髮展之路……”
  但媒體依然熱切。“李先生沒有發言真是遺憾,但來了就是信號!”“李嘉誠是投資的風向標,他投哪裡,哪裡就有機會。”——大家要見證的是錢之路。
  之前,李嘉誠用腳表態他的投資風向。媒體幾乎大事記般地列出了李家撤退的步履:出售上海東方匯金中心、廣州西城都會、北京盈科中心等項目,據長江實業年報,2013年共確認出售約780萬平方英尺的物業,絕大部分位於內地,套現近200億元。一時間,巷議紛紛:李嘉誠看空大陸樓市、拋售物業套現撤離之說甚上。這些騰挪出的資產,許多轉入到歐洲。
  這是商業行為?是。但許多人不這麼看。撤資,就是逃跑,就是不愛國。
  這逼得高齡李嘉誠在二三月間兩次會面媒體,“說我撤資,是一個大笑話。”及至在2月28日的長江實業及和記黃埔業績發佈會上,李更是痛切:“集團在52個國家(和地區)投資,從未在其他地方遭遇撤資批評。做生意有買有賣,屬正常投資。任何關於撤資的批評,反映社會輿論不健康!”
  不知此言是否李嘉誠原話,若真從這位總是面帶微笑的長者口中說出,當是狠話,橫掃輿論。甭急,華遠地產董事長任志強就為李嘉誠說話:“只要不把東方廣場賣了就不叫拋售。”
  退一步,若李嘉誠真的是撤資,或說拋售,在一個商家來說,是不正常的嗎?商家追逐利潤,以其對市場的判斷,選擇進入或退出,用腳來調節市場資源的轉移,來平衡、操控、推進經濟的發展,這正是商家,或市場主體的分內之事,猶如廚師做好飯,清潔工掃凈大街一樣,與愛國無關。
  官員與商家有相同的方面,也有不同的地方。比如樓市,官員更宏觀,有物質的利益訴求,也有精神的政績期待。中國房地產至今,多有人都承認有泡沫,如何去除泡沫,官員和李嘉誠就不一樣。李先生看看情形到了,收攤走路;但官員說,泡沫應該去,但最好別在我任內動作太大。所以有央行官員督促商業銀行支持個人房貸,有新華社發文駁斥謝國忠的樓市崩盤論。行政之手還是有力量的。
  一面是自己的商業判斷,一面是官員的意願,又被“愛國”架住,這讓李嘉誠為難。莫如抽空到長江國際商會轉轉,與美國史帶金融財團董事局主席莫利斯·格林伯格、美國泛亞公司董事長方李邦琴、招商銀行前行長馬蔚華諸位敘敘舊。在商圈露露面,無涉時局,表明存在,進退可控。但言多必失,慎開口。  (原標題:李嘉誠為什麼不說話)
創作者介紹

書展

ykdpojzw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